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风雨潇潇竹

正步人生 唯我独清 若瑟原创 请勿转载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纪实故事《天主的召唤》【原创】  

2010-06-03 16:06:02|  分类: 【宗教信仰】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天主的召唤 - buwangtianzhu - buwangtianzhu的博客

 三叔得肺癌近一年了,很挂念老家的他,由于春节班排的紧,假期没能回成老家,只好上班后请假回家看望他。

这是200625日,阴历大年初八,刚上班我便请了假,带着给三叔买的止痛药,匆忙回了老家。

刚到家,我就背着行李直奔三叔家,他很瘦,瘦的只显俩大眼睛,病情不像电话里说的那样轻,已有多日不能躺下睡觉,由于缺氧面如死灰,样子有点吓人。因为我是下一代最大的一个,也就是长子长孙,长子长孙在老家地位很高的,即像皇帝时代的王子储君,又是未来之家族长,因此,三叔对我的期望也很高,他曾多次说过。他年前一直念叨,就剩我一人没回家过年,如今看到我的归来,对他来说很是欣慰,他说:“行了,这下都看到了,我也没啥惦记的了”。他很费力的说着,两行眼泪流落下来。我侧过脸,不让他看见我也在流泪。叔咳嗽的厉害,用纸捂嘴咳出一口血痰来。

三叔近几天除了吃些止痛药,抗癌药已不再吃了,也不在打针输液。我知道后有些不满,并想法劝他把剩下的药接着吃完,我说:“吃药能减轻你的痛苦,为什么不吃呢?”三叔没说啥,算是答应了,我扭头告诉三婶找药。除了吃药,我还劝他明天输液输氧,因为这样他会好受一些。他没说话,点了点头。这时三婶已把饭做好,荷包鸡蛋煮挂面,就着春节剩下的肉和丸子,我匆匆吃了一大碗。这时二婶来叫我去她家吃饭,见我已吃饱只好让我去她家睡。三婶送我到大街上很远很远,我激动的不能再说话,只好摆手让她回去。这时天上已飘起雪花,地上已白。我迎着风雪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眼睛,泪水如开闸一样再次夺眶而出,一起去二婶家的姑姑也陪着落泪,并边哭边说着近日三叔的情况。姑姑每天都来陪着三叔,天黑前就回婆家,来回跑很辛苦。

二婶在路上问我:“小儿(读sao对小辈昵称),你吃你三婶做的饭不嫌脏啊”?我一愣:“嗯,啊,不嫌,自己家吗”!三叔家确实很脏,在三婶做饭时,被烟熏的油亮的屋顶上,不时落下“塌灰”来,甚至落进锅里。而我的想法是,平时可以讲究卫生,但在自己老家却从不讲究那么多。姑姑听后说:“俺小儿还真行”.

由于两年没见面了,二婶说起家中琐事,两点钟才睡下。半夜有人踹墙根(老家墙高院深喊不应),我知是三叔不好,麻利的穿上衣服,并告诉二叔二婶我先走你们注意路滑。开门看见雪已下了半寸深,两个弟妹在外面,并且说三叔喘的厉害。到三叔家后,我一边安慰三叔,一边让一个兄弟去喊医生。输上液体后,又吩咐两个兄弟开三马子去外村拉氧气。我把三叔揽坐在怀里,并不时的给他由上往下按摩和推后背,三叔一个劲儿说舒服,三叔的后背由于很久没洗过,我的手掌磨得黑亮。

折腾不显夜长,转眼天亮,后来四婶叫我吃饭时还说我:“小儿,咋不嫌脏”。我很不爱听便反问道:“婶婶,这是谁呀!?这是俺亲叔”!四婶无语,而四叔听后,却饭也没吃完便推了碗。陪了三叔一天,见三叔输上液体和氧气后病情有所稳定,晚上,我和兄弟们倒班休息,可刚睡一个多小时就有人来叫,说三叔疼的厉害。当我跑到三叔家,医生已打上早已备好的杜冷丁止疼。因为从三叔的眼神中看出他对我很依赖,我又重新陪起了他。还是让他靠在我怀里并不时给他按摩后背。姑姑看出我已很劳累,就不断的叫另外几个兄弟换班,好让我休息片刻。之后我除了吃饭再也没离开三叔家。

第二天,经过和二叔四叔商量,我给在石家庄的父母打了电话,并告知三叔已病危。

这几天来,三叔的手里一直拿着一个木制的十字架,并不时亲吻十字架和画十字,嘴里还不时嘟囔着什么。有时三叔会迷糊过去,但等他醒来时第一件事就是找他的十字架。有时还会拿着十字架找十字架。是啊,这时又有谁能帮他呢?只有我们的天主。后来得知是当家一大爷给他的。这些天,大爷一直劝他信教,三叔的虔诚实在出乎我的意料,我回家第三天时大爷还给三叔领了洗。因为我们整个家族除了我和妹妹母亲外是没人信天主的。三叔虽然信了天主但他是有顾虑的,他怕死后被孤立。因为毕竟还有当地的风俗。我看出了他的心思,就给他说:“没事的,天主是宽容的,你的后事该怎么办怎么办,只要你信就能升天堂”。三叔说:“我现在很痛苦,只想早点离开人世,能升天堂当然信了。三婶,姑姑,还有叔叔婶子们,都没反对,三婶还说:“信就信呗,死了有好,干吗不信”。感谢天主,我也没有顾虑了。我说:“行,咱们一起求吧!(祈祷)你这会痛苦谁也替不了,能减轻痛苦的只有天主。”姑父却在私下给我说:“小(读sao),我看不会死的那么快,俺村有一个同样情况的人就这样又活了二十多天”。我没言声。只是默默为三叔祈祷着。晚上几个教友来给三叔做了终傅,次日上午9点三叔走完了人生,终于归向了主的身边。在为三叔祈祷时,妹妹曾问我三叔的圣名我随口说:“保禄”,因为保禄就是开始由反对到信天主的。

事后我与大爷谈起三叔圣名巧合的是大爷也是为三叔起名“保禄”。无意间大爷翻看瞻礼单,更巧的是这天正是圣保禄殉道瞻礼。入殓时大爷把十字架放在了三叔的手里,三叔死的很安详。临死咽气时那一刻,还对我笑了一下,点了一下头。在场的很多人都说这种事少见,因为很多人临死时都是表情很痛苦或掉眼泪的。而我也一直想着这件事,我想一定是三叔看见前来迎接他的天神了吧!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10.6.3整理于石家庄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若瑟(风雨潇潇竹笔名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90)| 评论(35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