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风雨潇潇竹

正步人生 唯我独清 若瑟原创 请勿转载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我为什么不入党【若瑟原创】  

2011-12-30 09:31:28|  分类: 【情思感悟】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

我为什么不入党【若瑟原创】 - 风雨潇潇竹 - 风雨潇潇竹
 

      一个共产党员是来自于穷苦的人民,是无产阶级,他必须吃苦在前,有困难就有党员冲在最前面。

      我生长在一个革命家庭,家中有党员十三人,在农村是地地道道的贫下中农。爷爷是村里的大队长,早年无父母,给别人家扛活,排行老三,当年为了带头干活,一下跳进带着冰碴的粪坑掏肥料。很惭愧,这点我做不到,我离一个合格的党员还差的远。

     大爷和二爷当年下(闯)关东,参加抗联,奉献了自己的生命,埋骨他乡。四爷为了革命,抛下热恋时的四奶奶穿上军装,这点,我做不到,我离一个真正的共产党员还差的老远。

     我还有个胖爷爷,他是我父亲的亲叔伯大爷,也是枪林弹雨里过来,后来当了邯郸的地委书记,可他竟然连几个当兵复员的侄子工作,一个都没安排,一个个流着泪背着退伍的行囊,回到了家乡。其中还有他一个亲侄子,抹着眼泪发誓再也不去看他。这点我做不到,我离一个大公无私的共产党员太远。

     再说说我的胖爷爷,文化大革命时,因为他说了一句真话:“什么丰收高产,我老娘要饭来找我呢”,为此,他被天天批斗。这种求是讲实话精神,我做不到,我离一个敢讲实话的共产党员太远了。

     我的父亲在家时是民兵连长,七零年当兵后,虽然没文化,可就靠着一股子不拍吃苦的干劲率先入的党。在为军人服务社外面卖冰棍,最后下班时交冰棍钱时,把所有的口袋都掏翻出来。为了食堂仓库的粮食不被鼠咬,竟然一晚上不睡觉,抓了一大盆的老鼠。这些,我做不到,我离一个这样普通的党员素质还很远,很远。

    我的三叔是山西大同的一名运输兵,好冷的大同啊!为了完成任务,两天两夜吃不上热饭,除了拉屎撒尿,都在车上度过,这些,我还是做不到,我离一个真正的共产党员资格太远了,太远了!

    刘亚洲讲过“中国人缺少真正的信仰,几百年来佛道儒没能救中国”,我认为真正的宗教,是净化我们每个人的灵魂和心灵的,救国家是不可能,因为很多人都不信,但中国人不能没有真正的信仰。马克思的“唯物主义”,我们不能招办挪用,既然我们是特色的社会主义,就不该把无神论大肆宣扬,因为我们都相信人世间,有因果报应,只有贪官不相信,因为他不相信头顶三尺有神灵,才昧着良心干坏事,干有损国家和人民的事。共产党是无神论者,而我不是,这也是最重要的一点,看,离一个真正共产党员所具备条件,我越离越远,越离越远了!

    这就是我这些年没有申请入党的原因,我认为现在的党员,最起码得具备更高尚的素质和风格,虽然现在很少再有让我们去为了国家和人民的利益,去献身的机会了,可一个共产党员的基本素质是绝对不同于普通人的,必须有大公无私的精神,不具备这些,不配做一个真正的共产党员。

     我不是共产党员,并不代表我将来不入党,我不是共产党员,更不代表我不爱我的祖国和人民,我在等着,等着人民真正需要我时;等着,等着我真正能达到一个共产党员资格的时候;等着,等着国家干部党员的待遇不在高于人民多少倍时侯;等着,等着共产党员真正的与人民人人平等的时候,我再加入中国共产党,那时我会自豪的欢呼:“中国共产党万岁!中国人民万岁!”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11.12.30于石家庄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我为什么不入党的宣言【若瑟原创】 - 风雨潇潇竹 - 风雨潇潇竹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04)| 评论(3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